高通的苦涩打击不在罚款而在商模

2019-08-15 18:17:13 来源: 嘉兴信息港

  高通案落地是预期中的事,罚款近10亿美元也在意料中。但是,对高通来说,的约束与打击不是钱,而是商业模式。

  高通垄断地位早就形成多年,之前也曾折腾中国企业。但是,真正借助垄断地位直白地伤害市场,主要还是2011年推出QRD方案之后。

  QRD是高通当年的一个生态战略,在商业领域很平常。但对它来说不一样。之前高通基本上是一个卖单颗处理器的,尽管它的产品线很长,底层专利很多。

  QRD初其实是以联发科之道还制联发科的策略,就是做方案了。业界叫做 交钥匙 工程。它的背景是联发科借助这一模式成就的黑幕主角色。

  但高通这一步比联发科过分。它不但定义处理器的方案,还定义整机。因为,它的产品模块太多了,从2G到4G,从芯片组、内存卡、显示器、电池到软件。它的组就是个箩筐。

  高通用整机售价作为计算专利许可费的基础,这个策略是非常狠的。它的目的,就是把当成它卖 整鸡 的舞台,实际上人们只要一只鸡腿就够了。

  高通人为推高了全球业的成本,其实里面有许多完全可以去掉的向后兼容的专利。

  这种策略导致外部持有部分专利的企业很难进入高通主导的生态,即便你自己开放专利,高通照样欺负你,那些交叉许可专利,你付给它钱,它却不给你合理对价。许多时候,企业重复交费。

  联发科的 交钥匙 模式曾是诺基亚、摩托罗拉沦落的原因之一。它确实降低了产业壁垒。当高通刚采用的时候,我们得承认它对全球移动互联普及上有很大功劳,QRD模式至少局部缩短了产业周期。

  但当这模式走向 捆绑更多模块,覆盖高中低全部产品线,整个产业链就出现了病态:ARM阵营的处理器企业,基本只有它一家吃肉,其他基本只能喝汤,有时连汤也喝不上。过去几年,欧美处理器企业被卖掉多家,去年以来中国大陆也有多家被整合。

  其实,这种模式反映了高通的危机。2G过渡 G时代,虽然它统治着 G核心专利,但许多2G专利过期,导致高通部分垄断被瓦解,QRD模式其实也是2G垂死挣扎的象征。

  随着时间演进,高通确实成了 G时代的。这个时代正全球通讯业标准混乱、分散,高通模块很多,覆盖多个标准,谁想破除它的垄断,实在太难。联发科这两年的被动,背后就是高通的把戏。要知道,高通当时手握全球CDMA10%~20%的核心专利,渗透了 G通信标准的底层。

  过去几年,高通的营收、净利、股价牛逼得不得了。一个芯片设计公司,营收竟然超越了许多芯片制造巨头,已不是一个正常产业。

  高通 G得势,主要背景是国际标准间分散,而专利又太过集中它一家手中。当全球正从 G时代全面过渡到4G时代后。国际标准已经开始逐渐融合为两大体系,而专利池则相对分散,这就等于瓦解了高通的部分优势。它虽然依旧有许多话语权,但过头的QRD模式已难以持续,开始处处碰壁。

  一个专利高度集中在个别企业的市场,绝不正常。4G时代标准间的融合,开始使得那些分散的专利有了发言的权力,LTE给了许多企业绕开部分壁垒的机会。

  高通的压力还只是刚刚开始。未来的5G时代,更强调全球标准的统一性,专利的分散性,只有这种格局,才能真正建立覆盖人人、人物、物物的庞大物联络,那些过去靠着吃 G\4G专利大户企业,将遭遇激烈挑战。

  这个话题,我曾经抛给过华为无线络产品线CMO杨超斌,他去年这么回答的我: 对于既得利益者来讲,要打破现有的格局是很痛苦的。但是,我们也知道整个ICT行业发展非常迅速,作为一家公司如果不去接受这个变化就会被这个时代所抛弃。

  但愿高通们明白。

哈罗单车
三星电子和腾讯将联手向智能音箱领域投资
企业端跨境支付钱景诱人第三方支付扎堆出海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