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走过生命里的时光

2019-07-14 02:39:01 来源: 嘉兴信息港

女孩走过生命里的时光

下午四点半,阳光倾斜着插进一楼的玻璃门,段子萱轻轻按下门钮,嘟的一声,门开了一条缝,她从缝中挤出去,整个人站在了日光下面。四周安静极了,似乎可以听到风吹过紫荆花树,折断花朵时轻微的声响。

段子萱总是在这样的时候出门去超市,整个秋天很少下雨,冬季将至时,三角梅落了一地,紫荆花却像疯了似地盛开起来。它们有着同样艳俗的玫红色,一丛丛一簇簇。曾爱军曾经让她跟花儿们合影,相片上,她黑衣白裙脸色苍白着,整个人被淹没在花海之中。曾爱军喜欢段子萱在相片中的文弱,他说次见面,我以为你是土匪。

因为生命中的偶然,人们从一个起点到另一个起点颠沛流离。

段子萱是去深圳出差的,一个人,见完客户后无所事事地在街上闲逛。正是下班时间,街上车多人多,不远处一个流浪歌手仰着头唱许巍的《蓝莲花》。

几乎在很远的地方,段子萱就听到了铃声,叮铃铃的清脆。她左顾右盼,铃声居然是从公话亭发出来的。她几乎忘了公话亭里的也会响铃,因为从来只看到人们在旁边接。它空落落地,一声接一声音呼唤谁呢。

段子萱走得很慢,铃声却锲而不舍,断了又响。终于,她站在它面前了。犹豫很久,拿起。“×你妈。”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妈。”对方又恶狠狠地骂了一句。段子萱几乎跳起来骂了一句异常恶毒的话,然后啪地挂掉了。

不远处有人嘿嘿地笑起来。段子萱转脸便看到了曾爱军,她三二步奔到他面前,指着他的鼻尖说,是你干的?曾爱军立刻收住了笑,脸红红地看着眼前这个凶悍的女人。忽然一朵紫荆花被风吹落,牢牢地站在曾爱军电烫过竖直的头发上,段子萱绷不住地笑了起来。

黄昏很美,倘若没有那个该死的亭。只是后来,该死的亭也变得很美,倘若没有它,段子萱便不可能遇到曾爱军。曾爱军说每天下班我都很留意这部不断响铃的公话,就是想知道有没有人同我一样傻。不过,我被骂了都没敢出声。

段子萱的脸蓦地红了。

她的心里有另外一种痛,因为说不清楚,反而更深的痛。

世界上大约每天都有相同人数的情侣,守在络上,机前,啃着白水煮鸡蛋,将大把银子贡献给了电信、移动或联通。每一天都有人因为欢聚与离别而退出游戏,又有人因为各种原因加入这场游戏。

曾爱军来看段子萱,会提前一个月便通知她。于是整月里,段子萱都在忙碌着打扮小家。每天下班格外留意街边摊上有些什么好玩的东西。原木首饰盒、青苹果图案的帆布收纳箱、天蓝色充气小沙发、写着BEAR CLUB的小熊图案地垫……她像小鸟筑巢一样每天拎回一两样东西,房间里的新成员像一个希望,尽管曾爱军从来不会在意地垫的颜色。

段子萱迷恋曾爱军意外看到她时惊喜万分的样子——脸涨红着,鼻尖微微有汗,细长的眼睛闪亮着像一团星星。

“浪漫吗?”突袭成功,她得意地问。

“淘气!”曾爱军刮她的鼻子。

那日段子萱原本是想买一双深蓝色浅口漆皮鞋,却看到航空售票处贴出了“深圳190元”的机票打折信息。于是她在街边摊上选一双50元的新鞋子,省下来的钱用来买了机票。

深圳大雨,曾爱军的意外关机。段子萱撑着小花阳伞从街的南边走到北边,又从北边走向南边,路边摊的新鞋子沾了雨水像铁一样硬,将脚趾磨得生疼,她一步又一步地前行,只恨鞋子不能变成刀,让自己更疼一些。

终于,响起来。

“我在北京呢,临时的急差。刚才上飞机前给你,你关机。”

“哦……那你注意身体,北京冷,多穿点。”

挂断,段子萱鼻子一酸,眼泪扑簌簌就落了下来。

这件事,段子萱始终没有告诉曾爱军。更不敢告诉他的是,当脚趾被劣质皮鞋磨得钻心疼痛时,她的心里有另外一种更深的痛,因为说不清楚,反而更深的痛。

似乎所有异地恋情的终,都是女子千里迢迢地奔赴男人的城市。

段子萱在深圳没什么朋友,委托曾爱军投出去的求职信又都如泥牛入海。曾爱军说深圳工作压力太大,你不如去罗湖商业城进点小玩意在上卖卖。就这样在淘宝开了家小店,生意平平,每个月赚的钱充其量够买菜。于是,段子萱便用这些钱高高兴兴去超市买菜,有时候遇到推自行车的卖花人,也会带回一束玫瑰百合什么的,有一次还买到了紫色的桔梗花。

曾爱军的衣服换得很勤,段子萱便每天在他走后开动洗衣机,她喜欢将他的衣服拿到鼻子边嗅嗅再丢进洗衣机,看它们与自己的衣服一起被水流翻卷了忽上忽下。内衣却是要用手洗,曾爱军不止一次说,扔洗衣机里吧,我的又没你的那么精细。段子萱不言语,却依然喜欢放一盆清水,将它们打上雕牌洗衣皂,细细地揉搓出许多白色泡沫。

当女人喜欢一个人并且心甘情愿为他烧饭,好厨艺几乎变成了与生俱来的能力。经营店之余,段子萱大部分时间用来在上查菜谱。每逢四点半便化了淡淡的妆,穿上漂亮的裙子去超市。

日光正好,街上行人不多,桃园路上还没有塞车。大叶榕的叶子有一半已经黄了,阳光照在上面,似乎它们不是因了秋风而是被太阳晒干变黄。去超市的路上有三两个外贸店,心情好时,段子萱会进去试衣服。试了很多件却拿不定主意买那一件,于是对老板说,晚上找男友一起来看。

到了晚上,曾爱军回来,段子萱却懒得出门了。

通常在六点一刻,段子萱站在阳台上看楼下的小路。曾爱军从小区南门走进来,斜挎包在屁股上一甩一甩。偶尔,他停下来,拿出认真地发起短信。只一会儿,段子萱的响起来。

“我到楼下了,你能看到我吗?”

段子萱重新跑上阳台。看见曾爱军已经走到了楼下,正奋力向她挥手。

夜色温暖起来,段子萱啪地点燃了煤气炉,将青红辣椒与五花肉倒进沸腾的油锅中。很快便会传来钥匙转动门锁的声音,然后听到曾爱军惊喜地说,哇,好香。

她是那么喜欢听他的钥匙在锁孔里转动的声音。

工作没有着落,段子萱心甘情愿地密封在曾爱军的世界中。

一周有一两次,曾爱军加班或与同事吃饭,段子萱便去找梁燕。梁燕是她在武汉时的同事,嫁来深圳两年。大约也是因了寂寞,得知段子萱在深圳后,三天两头便打来约吃饭。

梁燕的难题似乎很多。老公不似婚前那样爱她,婆媳关系紧张,办公室里有新的追求者令人心猿意马等等,每次见面都一肚子苦水。段子萱安静地听,偶尔轻轻喝一口柠檬汁。

“当初,你们相爱吗?”有时,她会好奇地问。

“当然,否则怎么会结婚。”梁燕说。

于是段子萱不语。心里多了对爱情后一站的惶恐。深爱终总是一片狼藉?会吧。

某次离别时,梁燕意犹未尽地问何时再见。段子萱说那得看曾爱军何时不回家吃晚饭。梁燕看她一眼,说萱萱,你的世界不能只有他一个人。风情万种的大美女尚不能让男人爱一生,男人终是不可靠的。

段子萱点点头,匆匆告别了梁燕。一个人坐在回家的出租车上,四处高楼皆闪耀着霓虹。女人怎样才能不后悔呢,为爱付出后悔,不为爱付出也会后悔,爱得太深失去了后悔——既然如此何必深爱。爱得不深年长了也会后悔——一生中竟没有一次那样深的爱。

想到这儿,她催促司机开快一点,想赶在曾爱军回家前到家,她是那么喜欢听他的钥匙在锁孔里转动的声音。

倘若一个男人心甘情愿享受你对他的好,是幸福的事吧。

日子过得很快,转眼便是两年。段子萱的生活没有任何变化。其间梁燕生了孩子,对生活的抱怨更多。因为不方便见面便总是打来,一聊就是半个小时。曾爱军说奇怪你们怎么会有这么多话。段子萱便把梁燕的苦恼讲给他听,他却听着听着睡着了。第二天,段子萱怪他,他说,你们女人总是想那么多。

随着升职加薪,曾爱军的应酬多起来,常常在段子萱将菜洗净切好时打来说不回家吃饭。一次,他对段子萱说,以后我的衣服拿去洗衣店吧。于是他的衣服便全部打包送进了洗衣店。

再没有衣服让段子萱细细揉搓出许多泡沫,通常这个星期学会的菜肴,下个星期他才有机会尝到,也不会说有多么香,毕竟在外面吃久了,见多识广,大厨们的秘方也不是段子萱凭着一腔热情就能学到的。

段子萱总是早早上床,床头放一只大学时用过的袖珍小收音机,她喜欢听电台主持人的插科打诨,听着听着会很大声音地笑,笑声撞击着寂静的天花板,发出清脆的声音,在空荡荡的房间愈加寂寞。

倘若到十点钟曾爱军还未回,段子萱便关了收音机安静地闭上眼睛,耳朵却竖着听走廊里的声音。曾爱军的脚步声很轻,钥匙旋转门锁的声音同样是轻微的,隔着卧室的磨砂玻璃,她看到曾爱军轻手轻脚地站着脱衣服,又轻手轻脚地走进洗手间。只一会儿,哗啦哗啦的水声传来,段子萱微笑,头贴在曾爱军的枕头上,用力呼吸他的气息,很快便睡着了。

段子萱想出去工作。“我真这么笨吗,竟没有一家公司回我的简历。”曾爱军看她苦恼的样子,笑起来说那些简历我根本没有帮你投,我喜欢你待在家里,外面太复杂,诱惑也多。你瞧,你不工作,我就要努力工作,这样子不是挺好。

段子萱无语,忽然想起一次他的公司做活动,自己软磨硬泡地去了,看到有女同事一边说话一边顺便将手搭在了曾爱军的肩头。

爱情里是没什么公平可言的,你爱一个人,而那个人则心甘情愿地接受,在你愿意对他好时他便在你身边,其实已经是很大的幸福。

的时光,不过是生命中你竟然那样深刻地爱过一个人。

当曾爱军双眼通红地站在梁燕面前,手里拿着段子萱失踪前留下的纸条——“我们果然如此,只是我竟然那样深地爱过你”时,梁燕说,段子萱是个狠心的女人,这个女人走的时候,竟也未给她留下任何联系方式。梁燕只记得段子萱一次与她坐在星巴克,话变得多起来,言语中有了抱怨。梁燕说,不过三年吧,你们果真也会如此。段子萱便沉默了,盯着面前那杯焦糖玛奇朵出神。

2007年,北京的冬天出奇寒冷,六点刚过天已经完全黑了。段子萱穿一件深蓝色的羽绒棉袄站在路边。一辆出租车缓缓滑行,段子萱健步如飞地冲上去拉开了车门。站在旁边的那对情侣,男的刚拉开车门,见段子萱已经稳稳地坐在前排,只好悻悻地关上了门。

出租车开了不足10米便遇上大塞车。车内暖气开得很足,段子萱将车窗打开一条小缝,让新鲜空气进来。忽然便听到叮铃铃的响声。路边的一部IP自顾自地响着,雪花被风翻卷落在黑色的听筒上面,瞬间便融化了。

段子萱忽然哭起来,眼泪像关不住的水,一点一点滴在深蓝色的衣服上,蓝色瞬时成了黑色。模糊视线中,纷纷扬扬的雪变成了被风吹落的紫荆花,其中的一朵牢牢扎在男生电烫竖直的头发上。这样的季节,在深圳,紫荆花开得旺盛,那个女生每天下午四点半准时收拾停当打开门准备去超市。阳光斜斜地照进来,防盗门上的格子纱窗将它们分割成无数个小方格。有时候,她伸手触摸阳光,墙上便会出现自己手指的影子,细长的、有着优美的弧线。她的心里宁静地想着一个人,纷扰的世界与她全无关系。如今,她再不可能如此纯粹地爱一个人,像玻璃罩子里无尘的木偶。

下车时,凛冽的风将段子萱衣服上被眼泪打湿的地方冻了起来,硬梆梆的。她伸手去摸,冰在手掌里融化。

深蓝色的衣服遇水会变成黑色,许多许多事情之间相隔的不过是短短一念。

那天晚上,她跟梁燕喝完咖啡,一个人步行回家。经过那部亭时惊讶地发现它已经完全被损坏。机斜斜地挂在塑料板上,听筒垂落下来,几乎到了地面。

“那部公用被损坏了,恐怕以后再也不能够响铃。”回家后,她对曾爱军说。

“哦,那一部?”曾爱军问。

段子萱没吭声,曾爱军也没有再追问。

或许那一刻,她忽然决定离开。

又或许从很久以前,她便已经蓄谋着离开。

“深爱不寿”,有一天她在论坛里看到这四个字,心疼得喘不上气。

人们牢记的,永远是那段没有后来的爱情。

钥匙在锁孔里转动,客厅里的灯亮着,段子萱快速走进去,仿佛害怕脸上的泪水被什么人看到。她换好衣服走进厨房,将一筒面条扔进了尚未煮开的水中。在这时响了起来。

“我今天在婚姻登记处看到曾爱军了,他问我有没有你的消息,我说没有。男人好奇怪,要领结婚证的时候还不忘问前女友。惹得他女朋友不停在旁边问萱萱是谁。”

段子萱微微笑了一下,问,你去那里干嘛?办离婚吗?

是,但没离成。

两人都沉默起来,过了好一会儿,段子萱说,我的面条煮好了,回头再聊吧。

氤氲水汽中,她忽然有些不相信那是自己。

南方的微风吹起阵阵光影,在光影中,女孩走过紫荆花凋零的小路,走过生命里的时光。

简单数据查询小程序开发
开微店步骤
网站推广工具有哪些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