骄婿全文阅读

2019-06-26 07:21:12 来源: 嘉兴信息港

    王小筱望着手中的绣件发呆,绣花针迟迟未曾落下。  现在的她十六岁。  三个月前与皇帝“初见”时,她拥有十七岁时的记忆,她当时只知道皇帝会是她未来的夫婿,虽然嫁给他会面临后宫的倾轧,但她喜欢这个男人,也知道这个男人爱着她,所以她义无反顾的到了花厅,去提前认识了他。  如今,她依旧是十六岁。  可她的灵魂去额已经二十岁,她亲身经历过皇帝的恩宠,也亲身体会到失宠的落差,明白了后宫倾轧,更目睹了皇帝对她父亲的打压是如何的不遗余力。  皇帝对她的喜爱,就如同喜欢一株花草,一匹骏马,他现在有多爱她的容貌,将来也会有多腻味,他的还是他的权势和他自己。  那是个多疑薄幸之人,虽然她并未看到王家确切的未来,但她推测,与皇帝的亲近,一定会彻底的毁掉王家!  如果早知道现在她会这么后悔。当初就不该不听父亲的话,不顾有“贵客”在场,不顾一切的冲过去,只为了提前认识一下自己未来的夫君。  将帝王当做夫君,她到底是有多傻?  对未来的提前知晓,到底是在帮她还是害她?  王小筱禁足期间,王将军几次来探望。  每一次王小筱都竭力劝说父亲,“不要进京,能够偏安一隅,保全全家就足够了。王家的根在辽东,根本不在京城,千万不要进京。”  可是没有一次父亲肯听她的话。  每当说起这些,父亲都被气的暴跳如雷。  时间久了王将军都不肯来了。只想着女儿疏于管教,是该好好磨一磨性子。  如此一晃又是一个月。  京中再度来了人。  皇帝依旧是微服而来,见了王将军,商议了一番正经事,主动问起了王小筱。  “听闻令爱的病症还未曾好全?朕此番带来了两位太医,特地来为令爱诊治。”  王将军站起身来,惶恐又感激的行了大礼:“多谢皇上。”回身吩咐,“来人,去请大小姐过来。”  王小筱听到吩咐时,正在梳头,听闻下人回话,她也只是嘲讽的笑了一下。  现在的皇帝心心念念的想见他,殊不知不过眨眼之间,就已经红颜未老恩先断了。  她去了前厅,见了皇帝。  但对皇帝的态度,却冷淡又疏远,甚至笑容都欠奉。  皇帝原本一颗心都被那日如同一只轻巧的小燕子一般扑倒自己怀里的女子勾了去,如今再见,不想她却变的恭敬守礼,低眉顺目的不肯抬头看他。  她不再敢与他对视了。  难道她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便熄了心思了?才几个月的时间,她就变了?  皇帝皱起眉来,心中说不上是愤怒还是酸涩,留了太医给王小筱诊治,便要告辞,甚至原本答应了在王家小住,如今也推辞了。  王将军不明所以。  王小筱见状却是松了口气。  “他身份贵重,不肯在咱们家是正常的,女儿一直希望咱们家就能守在辽东这一亩三分地上,与天家远远地,在也不要扯上干系才好。”  又来了!  王将军眉头紧锁,“你又说这些没用的!你只管做好你闺阁中事便是!再插手为父朝中之侍寝,我就送你去和你母亲一起关起来!”  暴怒的父亲拂袖而去。  王小筱看着父亲的背影,只觉得一切事情的发生就像疾驰碾压而来的车轮一般,让她无从抵抗。  可她不会认输!  但她到底只是个女子,这个朝代给女子的生存空间,也只在闺房的一亩三分地,对她的管教又变的比从前更加严格,让她什么都不能做。  只是在闺中学习的期间,皇帝虽未再来,却几次派人来送一些奇珍异宝,似也与王将军达成了什么协议。  次年,她被选入宫中,直接被封为惠妃,一入宫便是专房独宠,深得帝心。  随着她入宫的脚步,父亲也到了京城。  她的灵魂早经历过宫中的生活,与人斗法倒也不算吃力。  只是王小筱依旧开心不起来。因为随着父亲入境被重用,伏青武举得皇帝赏识,徐霈离开王家,经过一些手段假扮成内侍入宫陪伴她开始,现实中的一切,都在朝着她“梦中”看到的方向发展。  而她已经身在宫中,成了一个整日勾心斗角的深宫妇人。  她甚至觉得因为她了解了未来,连初尝到的真爱都变了味。  那一日终于来了。  历朝历代的巫蛊之事都会害的人家破人亡,王家的大厦瞬息倾塌,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给她。  王小筱看着徐霈担忧的表情,终于抵不住心火翻涌,吐出一口血来,随即陷入了黑暗。  恢复意识时,她站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百姓们欢腾的正往一个地方奔。  她本想拉住一人,问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谁知她的手却从那人的身上穿了过去。随后,无数向前飞奔的人从她的身上穿过,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只是个虚影,或者说,自己只是个灵魂。  穿的多了,离奇的事她也习以为常了。只是想不到,这一次她不是穿到自己的未来,而是穿成了一个灵魂?  亦或者是,未来这个时间,她根本就是个灵魂?她已经死了?  王小筱的脑子里一片混乱,只无意识的跟着人潮走。  身旁有人高声议论:  “东盛国仅献的美人也不知生成什么模样。”  “咱们皇上真是疼爱湘亲王!别看湘亲王的生母垂帘听政把持朝政,可皇上到底是仁君,将王太后的儿子疼的什么似的!”  “你们懂什么,王太后可是圣上的嫡母!”  “才不是,先帝驾崩之前,王太后只是惠妃而已。”  “据说皇上在潜邸时,就颇为敬重王太后,来先帝爷驾崩,皇上践祚后,王太后才发现怀了先帝的遗腹子。皇上仁孝,当然要好生照顾幼弟了,就连上朝时都要抱着幼弟去呢!”  “这么说,王太后和皇上当真也是母慈子孝了?可惜王太后没福气,去的太早了。”  “哎,别说,时间过的可真快,一晃王太后都去了十四年了,她儿子都十八了,我都老了……”  ……  王小筱听着众人的对话,心中一片冰凉。  王太后是惠妃,不是皇上的嫡母,已经去了十四年?  她不就是惠妃吗?  想不到,她居然这么年轻就死了?  但是她生了儿子,大家口中讨论的湘亲王,是她的儿子,且颇得现在皇帝的喜爱。  她想看看她的儿子!  王小筱站在人群中,看到了东盛国进贡的十个美人,借由魂体的便利,跟着这群美人进了宫,而这十个少女中,有一个引起了她的注意。  那是个有这一双灵动的眼睛,表面十分端庄,私下里一个人时却会调皮的吐槽的女孩。  她发现,那个美人,或许与她一样,都来自于遥远的未来。  王小筱就跟在那个叫傅萦的少女身边,好奇的观察她,在傅萦睡着后,她就会在宫里游荡,四处看看,也弄清楚了现在的年份。  嘉帝十八年,她的儿子已经十八岁。她在这孩子四岁时就死了。她没能照顾这个孩子长大,但嘉帝,也就是先帝的四皇子萧灏,将这个孩子照顾的很好。  她心里是很感激的。  后来,她看到了十八岁的萧错。她的孩子与她生的很像,只高挺的鼻梁有点像另外一个人。  不大像她的皇帝丈夫,竟有点像伏青。  王小筱对自己无厘头的想法报以一笑。  后来,她亲眼看着她的儿子与那个同样是穿越而来的傅萦姑娘相遇,看着他们慢慢靠近彼此,慢慢相爱。  王小筱觉得若是自己就这样死去,也没什么了,因为至少她可以知道自己有了儿子,她的儿子生的高大英俊,没文武双全,且在未来能得一个如花美眷,他们真心相爱,且过的很幸福。  这样她还有什么强求的?  可是后来发生的一切,很快颠覆了她的想法。  那是萧错的儿子满月之日,满脸幸福的萧错带着爱妾和儿子去见萧灏,萧灏却命人将萧错绑了,将那个才刚满月的婴孩摔死,将孩子的肉一片片割下来喂了狗,待到傅萦亲眼看着那孩子剩下一个骨架丢给恶犬去啃时,她自己也惨遭了同样的命运。  萧错的哭喊和绝望的怒吼,尖锐的能刺破人的耳膜:“为什么!皇兄!为什么!”  “别叫我皇兄!你没有资格!”  “你娘是个荡妇!你是荡妇生的杂种!你活该有这样的命运!”  “垂帘听政,妄图干政,姓王的,你在天有灵,就看看你儿子有什么报应!”  ……  王小筱在旁边,将一切都收入眼中,她绝望的大骂没人听得见,她想去掐死萧灏,手却只能从萧灏的身上穿过去。  ,她眼睁睁的看着她的儿子,惨死在萧灏的手中,可是她却什么都做不了。  她恨,狠毒了萧灏。  她算看透了,萧家的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萧灏的父亲如此,萧灏也是如此!  她游荡在虚空,看着地上的血迹被宫人用大桶大桶的水刷洗,看着那些骸骨被清扫丢弃,好像死去的不是人,比畜生都不如。  王小筱带着恨意,再度失去了意识。  再度睁开眼时,面前的是满面关切的皇帝,她的丈夫,萧灏的父亲。  而年少的萧灏此时正与几位公主垂首站在一边,见她醒来,还腼腆的一笑,叫了一声“惠母妃。”  王小筱的胸中燃着怒火,所有的血液都早叫嚣着报仇,这父子二人,一个害的王家家破人亡,一个害她的儿子和孙子,这两个人,她一个都不能放过!  她开始复仇。  她施魅重得盛宠,她步步为营,将所有见她过她的人一个个踩在脚下。  虽然她的身体每况愈下,虽然她生活中一直戴着面具,但是仇恨是她的动力。支持她一直走下去。  幸而,她的身边还有徐霈和伏青。  一个甘愿假扮成内侍留在身边照顾她。  一个身为大将军,却依旧守着他们年少时的约定,无条件的支持她,尽管她做的事或许会颠覆整个天下。  她也慢慢的体会到,伏青对她的爱,要比帝王的深沉无数倍。可惜她年少时不懂,拒绝了伏青,也蹉跎了自己。  皇帝终于毒发驾崩了。她终于报了家仇!  而她,发现自己怀孕了。  她与伏青只有过一次意外,竟坏了伏青的孩子。  王小筱这才知道,为什么萧灏会那么骂萧错,也隐约猜到,为什么萧错要叫萧错。  她偏不!  她的孩子取名叫无忧。  嘉帝萧灏登基,也在她掌握之中。  此时伏青统帅全国兵马,萧灏那个小猫崽子也只能乖乖的夹着尾巴做人,她垂帘听政,把持朝政,甚至上朝也要让那小子抱着她的儿子,那小猫崽子也只敢喵喵叫两声。  她甚至用同样的方法,惩治了萧灏的孩子。  将萧灏的孩子摔死,将婴儿的肉喂狗,她甚至还吃了那只狗!  谁让萧灏害死她的儿子和儿媳,害死她的孙子?  这都是报应!  然而,王小筱渐渐的发现,一切事情渐渐有些脱离她的掌控了。  北蛮入侵,伏青战死了。她的天塌了,她的依靠不在了。  她暗中送走了徐霈,嘱咐他:“将来若我不在了,你带着信物,多照应我的孩子。”  徐霈的鬓角已经有了银丝,许是多年来为了她愁的?  这个温润的男人只是点头,坚定的答应下来。  徐霈离开前,问她:“小姐,你可曾后悔?”  王小筱眼神中一片迷茫。  后悔吗?  她所做的一切事,都是她想做的。  她想做的事,也都做到了。  她有什么后悔?  她不后悔,却遗憾。  因为她不能看着她和伏青的孩子长大,还来不及为他铺更好的路,她的身体就开始渐渐垮了。  许是她自来体弱,也许是为了应对命运的安排。  这一年,她的孩子四岁。  病榻之上,她忽然间想到,再过十四年,会不会还有一个叫傅萦的女子来到大周,成为萧无忧的妾室,为他诞下一子,然后被萧灏杀害?  萧灏为什么要杀了他们?还是用那么残忍的办法?  王小筱忽的瞪圆了双眼,她意识到,萧灏是在报仇!  错了,她错了!  一切的恶因都是她种下的,因为她的穿\越!  这些因果,就像是一个圆,周而复始,已分不清到底谁的过失才是因,谁的痛苦才是果。  王小筱渐渐失去意识之前,忽然想起徐霈问她的话。  “小姐,你可曾后悔?”  如果能再见到徐霈,她或许会苦笑着告诉他:“我后悔了。是我错了。”  想看好看的小说,请使用微信关注公众号“得牛看书”。  

湖南治癫痫病专科医院
陇南专治癫痫病
乌鲁木齐治疗癫痫哪家专科医院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