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男扮女裝盜竊商場還債稱不敢問母親要

2019-06-05 19:40:04 来源: 嘉兴信息港

  富二代男扮女装盗窃商场还债 称不敢问母亲要钱

  2月3日凌晨,剑阁县普安镇某商场内的监控录下一段视频:一名身着女装、戴着面具的小偷潜入商场偷走价值2万元财物。警方破案后发现,嫌疑人竟是男扮女装,更让人意外的是,他是富家子弟,曾打理上千万的生意。

  按理說,這個富家子弟并不缺這一兩萬元,他為何走上犯罪道路?日前,成都商報在看守所與他進行了面對面交流,其犯罪動機讓人唏噓。

  核心提示

  一个儿子的堕落

  “3号是还信用卡的日期,我还不起,所以宁可用这种方式,也不愿求我妈帮忙。”他沉默了数秒后说:“我妈对我一直都太严了。”

  一个母亲的无奈

  “我过去打了那么多,现在不打了,是不是已经晚了?母子连心,我心里痛得很,其实我是盼着娃儿好,但不晓得该咋办才对。”

  专家说法

  心理咨询师:虎妈狼爸均不提倡

  成都京西失眠抑郁症研究院首席心理咨询师刘婷表示:虎妈狼爸均不提倡。

  刘婷表示,为了构建孩子健康的成长心理,“虎妈狼爸”均不提倡,严格意义上来说,女孩6岁男孩9岁以后,父母都不应采取“打”的方式来教育,因为这样会导致孩子在未来存在认知自卑,并且会导致性格的软弱。

  对于刘磊来说,强势母亲的棍棒教育是压在这个37岁男人心里的一座山,对于母亲,刘磊可能在心理上很想摆脱,但在实际生活中又无法离开。对于生意失败之后,去盗窃也不愿向母亲求助的做法。刘婷表示,从心理学角度是可以理解的,这是这个男人维护自己尊严的方式。“虎妈”的棍棒教育是刘磊性格养成及行为方式的根源。

  另外,家庭中有强势的母亲,而父亲又无法提供安全感。极端案例中,甚至会造成男孩性别意识的模糊及错位,男孩会认为只有女性才是强大的,甚至会进行模仿女性。刘婷表示,从孩子成长健康的角度,应提倡严父慈母。

  富家子行窃被抓,“别告诉我妈”

  2015年2月3日凌晨,广元市剑阁县普安镇一家大型商场,一个黑影闯入监控视频画面:此人身着紧身衣裤、戴着面具,从头到脚包裹得严严实实。随后,他潜入商场二楼三楼,盗窃数台笔记本电脑、一条项链、一双皮鞋及数千元现金。

  3月13日,距离案发38天后。广元旺苍一家数码产品商店内,一名神态憔悴的男子拿出一部iPad,称这是5岁女儿的玩具需要维修。此时,4名便衣民警悄悄出现在店门口,男子似有察觉,立刻离开店铺,民警紧随其后大喝一声:“你!趴下!”男子闻言并不逃窜,立刻束手就擒。

  在民警为其戴上手铐时,男子开口说出了一句让人意外的话:“比起警察来,我更怕我妈,被抓的事能不能别让我妈知道。”

  这名男子就是刘磊,正是潜入普安一商场的盗窃嫌疑人。民警称:“刘磊的反侦查能力很强,戴上面具,穿上女式内衣作案,男扮女装试图迷惑我们的视线。”

  刘磊对自己盗窃一事供认不讳,并交代其在成都的销赃过程。刘磊说,销赃后,自己获利2万余元,其中1万余元用于偿还信用卡,剩下的1万元用于“过年”。

  让人意外的是,刘磊竟然是成都一环内黄金地段一家知名面包店的老板,还曾在成都与人合伙投资超过千万元的娱乐会所。其父母在阿坝州拥有洗车行、租车行、宾馆等经营场所,身家上千万。在刘磊落前的20多分钟,他还接到了母亲的,母亲准备让其接手经营一家宾馆。

  打电玩,3个月输掉了70万元

  明明家境殷实,为何沦落到行窃犯罪?成都商报在剑阁看守所见到了刘磊。刘磊口述,从2005年开始,父母年岁增长,逐渐将名下资产交由自己和哥哥打理。但在妈妈的威慑下,刘磊觉得自己的工作从未得到肯定,反而动辄得咎。“这样的日子很无聊,我没得成就感。”刘磊说,2009年他迷上了打电玩,连打3个月后,银行卡上的70万元挥霍一空,“一晚上多输过15万元。”

  想要“戒赌”的刘磊,把注意力转移到生意上。2012年,他和朋友合伙投资1000万在成都开一家娱乐会所。2013年,娱乐场所亏损近两百万元。之后,母亲给了兄弟二人每人50万元,这次,刘磊和哥哥在还清欠款后,用余下的钱在成都一环内黄金地段租赁商铺投资了一家知名蛋糕店,不料交了加盟费后,4个月内再次亏得血本无归。刘磊就用信用卡套现,用来交蛋糕店的房租和打电玩。2014年底,刘磊的信用卡被刷爆,母亲知道此事后替他还了钱,但母子关系降到了冰点。

  不再做生意后,刘磊就靠信用卡套现度日,眼看还信用卡的日子快到了,但他已经没钱了。刘磊说,作案前一天,他到市场上花8元买了一张塑料面具。打电玩时输掉十几万都不以为然的刘磊,捏着8块钱手心都在出汗。

  为什么要去偷

  “我妈对我很严 我宁可去偷也不愿求她”

  面对面

  为何会选择男扮女装,刘磊侧了侧身子有些尴尬地说:“戴面具扮女装,就是太害怕以后被我妈从监控中认出。”为何会入室行窃?刘磊说:“3号是还信用卡的日期,我还不起,所以宁可用这种方式,也不愿求我妈帮忙。”他沉默了数秒后说:“我妈对我一直都太严了。”

  “我妈就是别人说的那种‘虎妈’,家里有一根细牛皮带,抽在我身上的那种疼,我一直都忘不了。”1977年出生的刘磊缩了缩肩膀,讲起了自己印象深刻的一件事。

  刘磊称,那时他在读初中,“在学校是个很乖的娃儿,成绩也不差,在同学们之间很有号召力。”但读到初三他就辍学了。原来,一天放学后,他和同学们一起“跳格子”。大家把书包都堆在一起,用接力的方式跳格子。这些同学中,有刘磊暗恋的女生。大家玩得都很开心,下一个接力的就是他暗恋的女同学。

  就在这时,刘磊的妈妈突然来了,她从背后揪住他。“她上来就给我两耳光,然后不解气又吐了两口口水在我脸上。”刘磊扯了一下嘴角继续说道:“我妈骂我,放学后只知道耍,不晓得回家,这就是她发火的原因。我永远记得我们班上同学的表情,我暗恋的女生也被吓到了。这个事情之后,我就不想读书了。”刘磊称,他故意跟人打了一架后就辍学回家了。

  “我妈妈是女强人,自己白手起家挣到了整个家业,她对我要求很高。” 刘磊摇摇头说,他认为母亲的教育方式不对,会当着别人的面打他,丝毫不顾及他的面子。这种严厉的教育方式一直伴随他成长,“我家门外就是街,从小到大,我妈如果觉得我做错了事,我就必须跪在门外,街上的人都看得到。”

  在开店的过程中,刘磊说,即便自己37岁了,暴怒之下母亲也会抽他耳光。做错了,刘磊的态度就是“逃离”,逃离让自己觉得丢脸的校园,逃离自己亏损的生意项目。

  刘磊说,两个女儿一个3岁一个5岁,虽然娃娃很调皮,但他从来不会动娃娃一个指头。想到自己的成长经历,刘磊说:“暴力是不能解决问题的,那样只会让娃儿更叛逆,错得更远。”

  带着对两个女儿的愧疚和纠结,刘磊说他站在商场外,把那身用来行窃的衣服穿了又脱脱了又穿,反复一个多小时,终还是伸出了罪恶的手。

  妻子叹息

  我老公确实怕婆婆但主要是他没做对

  在家中和婆婆朝夕相处的刘磊妻子王丹说,婆婆其实是个很善良的好人,“我妈是个要强的人,对我老公确实很严格。”王丹是一名家庭主妇,她说,听刘磊讲过初中挨打的事。在家里,曾看到婆婆因家庭矛盾打过老公耳光,但她并不了解丈夫做生意的事,只知道婆婆曾专门赶到成都,不但打了大儿子,还把刘磊拽回阿坝老家。

  王丹叹了口气说,丈夫做生意亏了那么多钱,婆婆生气也是可以理解的。“我妈追求完美,时间长了,我老公觉得自己啥子事情都做不好。”在她看来,丈夫确实有畏惧婆婆的成分在,但是主要还是他没做对。“我老公看不上小生意,老是想做大投资、做大生意。可能是想一下子证明给妈看,但是这样做失败了,心里就会更难受。”

  母亲落泪

  我过去打了那么多

  现在不打了,是不是已经晚了?

  昨日,成都商报见到刘磊口中的“虎妈”陈云时,这名60多岁的老人,正在自己经营的宾馆内整理床铺。陈云理了理两鬓的白发,穿着一件外套,神态有些憔悴。陈云说,她和老公都是白手起家的农民,没读过太多书。早年靠走街串户卖豆腐,才攒下笔钱,后来又开旅馆、开宾馆,盖起当地座水泥楼房。钱挣得并不容易,这些年一直在做生意,几乎没有休息过。至今为止,去得远的地方是成都。一次她带了核桃去看望两个儿子,得知100万元的投资又赔得干干净净,她生气地把核桃甩在了儿子的脸上。

  陈云说,这些年为了刘磊做生意,自己和老伴先后投入几百万,却从来没有收获。对于儿子盗窃一事,陈云眉头紧皱,长长地叹了口气:“好羞人。”

  走访邻居得知,陈云夫妇经常做“积德行善”的好事,但陈云性格要强,过去确实曾打过两个儿子。

  儿子所说“初二操场被打”的事情,陈云说,自己记不清楚了,但是儿子确实在初三的时候就坚决不愿意再读书了。对于儿子提到的“细牛皮带”“跪在门口”及“被打耳光”,陈云强忍了半天,红着眼圈声音哽咽地说道:“前几天我看见我侄儿在打自己的娃娃,就忍不住上前劝‘教育娃娃不该去打他,你看我打了那么多,反而更不好,我就是教训啊。’”

  低着头沉默了许久,陈云茫然地看着成都商报:“我过去打了那么多,现在不打了,是不是已经晚了?母子连心,我心里痛得很,其实我是盼着娃儿好,但不晓得该咋办才对。”

  (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怎么辨别产后流血
怎么样治疗宫颈炎
怎么样治疗盆腔炎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