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世情缘呆萌七小姐

2019-06-26 05:43:13 来源: 嘉兴信息港

小水珠一直盼着江雨影肚子里的是个弟弟,因为她觉得爹爹麻麻有个女儿了,就应该再有个儿子,这样可以凑成个“好”字。(<a href="http://www.qlprint.com/9/9054/">重任</a>)她把这个想法说出来,一方面显摆她会认字儿,另一方面母女连心,她知道妈妈也是这个想法。江雨影的确是这么想的,整天神神叨叨求神保佑她生个儿子,一定要是个儿子。吉焰却不以为然,觉得生个女儿也挺好,跟小水珠一样可爱多贴心。江雨影挺着八个月的大肚子,用手亲昵地搂着小水珠,语气忒傲娇:“再也没有比我们小水珠更可爱的小女娃了,我们小水珠小时候饿了都不哭的哟,总是笑眯眯的。我没有信心,生个女儿出来,能比小水珠更乖。还是生儿子吧,儿子就是没那么好,我也认了。”小水珠腻歪地亲了亲江雨影:“麻麻,我有那么好么?你很爱我的,对吧?唉,我也好爱你,麻麻!”她说完,又跑到吉焰面前,用脸贴在爹爹的腰上:“爹爹,小水珠也爱你。www.yzyouth.com”她很有一碗水要端平的觉悟,越长越漂亮的小脸蛋,泛着红晕。她知道妈妈是个吃货,随时都会饿。于是三岁不到就会做煎蛋的小朋友,如今八岁已成为一个超级会做菜的大厨。中餐西餐江湖菜,无所不能。在吉焰的教导下,她连万福国的特色菜都会做了。不过,吉焰那时毕竟是太子,对于许多吃过的菜,只记得味道,不知道怎么做,实在是可惜。在吉焰的描述中,小水珠经常自创出超级惊艳的美食,给吃货妈妈享用,得到江雨影声情并茂的无上赞誉。小水珠和吉焰,简直属于神搭档。两父女变着花样给大肚婆做好吃的,一个月三十天,顿顿不带重样。江雨影怀孕十个月还不见生的动静,吃得倒是挺起劲,脸变得圆了,皮肤更好了,可是她每每在镜中看见自己腰圆膀粗就想死。她总是扒拉着吉焰,娇娇地说:“你不能因为我现在这个样子,就去瞅别的漂亮女人啊。(<a href="http://www.meike-shoes.com/47/47787/">捕获钻石老公:帝少独爱小萌妻</a>)我可是为你才累死累活,冒着巨大的生命危险生娃哟。”吉焰哑然失笑:“知道了知道了,漂亮的女人已经做了我老婆,我哪有心思看别人?”“这还差不多。”她懒懒地抚着大肚,喃喃自语道:“难不成我怀了个哪吒三太子,一怀怀个三年?”事实证明,她肚子里的孩子各项指标都十分正常。医生建议剖腹产,毕竟她已是高龄产妇,大意不得。江雨影同学特别听不得谁说她是高龄产妇,这下她怀念起花花的岁数来了。那年她才十六岁,就算回来过了十年,也才二十六岁。请问,她哪里高龄了?到底这龄高在哪儿啊亲?这个说法,她当然不能跟医生瞎嚷嚷,只能跟吉焰嘀咕。话说人家吉焰才是真正亏得慌,中间有十年,生生给搞不在了。(<a href="http://www.hljxwb.com/50/50787/">风流鉴宝王</a>)别人一口一个恭贺他“中年得子”,他不也照单全收了么?十一个月过去了,江雨影还怀着呢。十二个月过去了,她仍旧怀着呢。医院里的医生,都急得团团转,可检查下来,孩子就是很正常。直到拖至小水珠九岁生日那天,除夕之夜,肚子里的小家伙终于有动静了。如愿以偿,生了个男孩,九斤!江雨影没遭什么罪,便很顺利地把这么巨大一孩子生下来,真是奇迹中的奇迹。小水珠看着弟弟那俊颜如玉的鲜嫩样儿,激动得语无伦次:“爹爹,弟弟比我那毛绒玩具还要巨大。哎呀,好奇怪,我小时候也是这个样子吗?”吉焰抱着儿子,眼睛看的却是小女儿:“你啊,生下来很小很小,只有弟弟的一半大哩。(<a href="http://www.justsou.com/20/20763/">凤动九天:废材杀手妃 </a>)”“是么?”小水珠握着弟弟的小手手,用小嘴儿亲啊亲的:“嘻嘻,他长得像爹爹,我长得像麻麻。我们加起来,是个‘好’字,对不对?”吉焰看着这个“好”,眸底升起片片柔情。这个春节,后院的红梅花儿开得特别鲜艳夺目。吉焰和小水珠摘了一些,插在家里的花瓶里,准备迎接江雨影出院。每个角落都弥漫着幽幽的暗香,每一瓣绽放的红梅花儿,都像是记录着他们所走过的点点滴滴。千罗梅岭,再与王相见。这是一个传奇,也是永生的秘密。宿世情缘,三生石上,是历经百折千回,千难万险,才走到了今天的幸福。江雨影回到家,真正过上了太子妃的好日子,一堆人围着她转悠。探访的人此起彼伏,络绎不绝。人人看着这十几个月才肯从娘胎出来的大胖小子,啧啧称奇。洛沉抱着弟弟的儿子,就像抱着什么稀有之物,小心翼翼地问:“取名儿了吗?”吉焰笑笑:“早有名儿了,十年前不就取好了吗?洛神!这小子是挺神的。要不是我动作快,这件事又得上新闻了。”洛沉深邃的眸底,漾起一片笑意:“不是这小子神,你们全家都挺神。不过,吉焰,我始终当你是我洛家的一份子……”“我本来就是洛家的一分子,不然我儿子为什么要叫洛神?我女儿为什么要叫洛水?大哥,以后有事儿交给我和小问办就好了,你就别操心了,和大嫂玩去吧。”入夜,吉焰安顿了小水珠,回到卧室里,看见老婆搂着大胖儿子,那样安详宁静的表情,令他有种恍然若梦的感觉。红盖头,女儿酒。痴梦几时有?小领口,荷叶袖,子夜泛轻舟。风灯,杯盏,春水流。三生石上,前愁续作今世忧。今世,已无忧。一切知足,一切完美。他倾身吻一下江雨影的额头,微笑道:“好姑娘,辛苦了。”花花姑娘嫣然一笑,很有决心:“我英俊的太子哥哥,要是可能的话,我准备再生一个……”“够了够了,就这一个都把我吓死了,还生!你知道我这几个月是怎么过来的吗?没日没夜睡不着觉,生怕这小子把你给憋死了。”吉焰想想就后怕。花花姑娘笑个没完,咬着熟睡儿子的手,直晃脑袋:“做娘的还能被儿子憋死?太子哥哥,只要你对我好,我就给你生多多的儿子,组成一个足球队……”人有多大胆,地就有多大产,说的就是这种情况吧。吉焰一句话就给她堵没了:“政策不允许。”“……”呃,这太子哥哥到底是有多入乡随俗啊。江雨影抱着儿子笑倒在吉焰的怀里,抛了个媚眼,相当风情万种,一点都没有不好意思:“老公,你就没看出我只是喜欢那个过程而已?”星光灿烂,月光轻拍小窗。红梅花儿瓣瓣飘落,似乎在为某人害羞哩。——全书完——

福建治疗白癜风的医院
江西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徐州癫痫医院哪好
本文标签: